全部快三-手机版

                                              来源:全部快三-手机版
                                              发稿时间:2020-08-08 17:47:45

                                              为什么美国的民意会表现出越来越强的反华情绪?因为这实际上是精英肆意妄为的舆论操纵与民众的反智、无知、非理性倾向两者叠加出来的泡沫化情绪,其中根本没有多少清醒的认知和正常的理性。

                                              根据尼尔·弗格森的数据,在现代美国的版图内,1500年时有200万名原住民,到了1700年只剩下75万,到1820年只有32万多了。[9]

                                              2006年,小布什总统在一次演讲中对公众说: 我们是一个拥有深切同情心的国家。我们有顾虑。美国最伟大的事情之一,我们国家的美德之一是,当我们看到一个年轻的、无辜的孩子被简易爆炸装置(IED)炸到时,我们会哭泣。我们不关心孩子的宗教信仰是什么,不关心孩子在哪里居住,我们都会哭泣。它搅得我们心烦意乱。敌人知道,他们想要扼杀和动摇我们的信心。[6]

                                              保安局局长李家超在受访问时表示,美国本身有大量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却拿香港国安法为借口,充分反映美国的双重标准和虚伪,维护国家安全是天公地义的事,想用所谓制裁作恫吓,绝对不会得逞。

                                              只有美国这一次真的是例外了,一直以来欺负人欺负惯了,没想到这一次突然要独立面对微生物病毒,国内危机转嫁不出去,军事和舆论手段全没用,财富和科技优势空对空,于是成了落入洪水的泥足巨人。

                                              这就没救了。其他的社会并不会如此浑浑噩噩,只有长期以来用娱乐至死代替郑重其事、用伪造的真相代替真实世界、用虚假的信息自由代替专业知识的社会,才会如此,而不幸的是,美国社会正是这样一个社会。

                                              [6]【美】威廉·布鲁姆著,徐秀军,王利铭译,《民主:美国最致命的输出》-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6-01

                                              对于美国公众的思维单一、信息闭塞、批判缺失等特性,美国政客和媒体这个精英联盟其实也心知肚明,因为这种浑浑噩噩的状态既是他们通过复杂精细的舆论操纵工程制造出来的,也是他们希望一直保持下去的。离开了这种状态,政客们很多事情就干不成了。

                                              财政司司长:美方暴露“逆我者亡”的霸凌思维

                                              [10]【乌拉圭】爱德华多·加莱亚诺著,王玫等译,《拉丁美洲:被切开的血管》-南京:南京大学出版社,2018-11